當前位置:46g模板大全 > 娛樂資訊 > 正文

隨著韋恩斯坦倒下,奧斯卡公關時代已經迎來末路

發布時間:2017-10-19

    隨著韋恩斯坦倒下,奧斯卡公關時代已經迎來末路

    大勢已去。

    10月15日,奧斯卡主辦方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宣布,學院理事會在臨時投票后決定,立即取消韋恩斯坦影業創始人哈維·韋恩斯坦的學院成員資格。

    成員因爆發丑聞而被奧斯卡主辦方開除會籍,在近年來的歷史上還是第一次。無論是醉酒失言的梅爾·吉普森,還是長年面臨性侵指控的羅曼·波蘭斯基和伍迪·艾倫,至今都還保有學院的會員身份。

    距離《紐約時報》的爆炸性消息已經過了十天。10月5日,《紐約時報》的報道,揭開了好萊塢一項半公開的“行業潛規則”——三十多年來,這位好萊塢著名制片人憑借自己在影壇的巨大影響力,長期對好萊塢大批女明星、女性制片人和其公司女員工進行性騷擾。

    這一消息迅速演變成了一場媒體狂歡,一大批好萊塢一線明星紛紛發聲譴責,或講述自己被騷擾的經歷,連希拉里和奧巴馬都不得不出面劃清界限。

    從1994年的《低俗小說》開始,無論是在米拉麥克斯還是自創的韋恩斯坦,哈維總有辦法把他看中的影片推上奧斯卡獎臺。

    對于成本往往在三千萬以內的獨立電影來說,獲得奧斯卡提名往往意味著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美元的票房入賬,最終得獎更是能進一步推動票房和后續的碟片銷售生意。能否盈利,頒獎季的表現至關重要,這也因此成為了一套運作流暢的商業模式。

    在被性騷擾指控打倒之前,這位傳奇人物幾十年來一直主宰著獨立電影世界。二十多年來,他將20部影片送入了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入圍名單,五度拿下這一最高獎項,“奧斯卡金牌推手”稱呼實至名歸。

    “如果哈維留下來,可能就沒人和他們合作電影了,”華爾街分析師艾瑞克·漢德勒說。“但沒了哈維來游說評委會,韋恩斯坦公司想要拿下頒獎季提名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丑聞事件不斷發酵,讓韋恩斯坦影業痛失沖擊明年奧斯卡的兩員大將。10月15日的最新消息,今年韋恩斯坦的沖奧種子《電流之戰》已經被臨時撤檔,而另一種子《抹大拉的瑪麗亞》已延期至2018年3月底上映,錯過頒獎季評選。

    但事實上,進入2010年代后,韋恩斯坦距離奧斯卡的領獎臺已經越來越遠。數娛夢工廠注意到,過去六年間韋恩斯坦的沖奧種子選手不斷減少,單屆奧斯卡的提名總數數量已經從20個大幅減少到了近年的6個;在2011年《藝術家》八座大獎大獲全勝后,也再也沒有染指過最佳影片這一最高獎項,去年更是顆粒無收。

    這背后,韋恩斯坦近年來作品的模式化已經引起了不少反感,哈維的違規公關操作更是在業內積累不少怨言。而與此同時,近年一些發行獨立電影的新公司成立,Netflix和亞馬遜等互聯網資本也加入戰局,韋恩斯坦正在逐漸陷入困境。

    今年沖奧無望? “金牌圣手”韋恩斯坦邁入低迷

    講述愛迪生與競爭對手斗爭的《電力之戰》原本是今年韋恩斯坦的重頭戲,但在此前的多倫多電影節上遭遇口碑撲街。原本這部電影仍然有上映計劃,但就在奧斯卡主辦方宣布開除哈維之后,好萊塢媒體報道這一項目已經被撤檔,從原定11月24日的檔期推遲至2018年。雖然具體日期未定,但可以肯定的是,該片已經正式退出了頒獎季。

    而韋恩斯坦今年另一重頭項目《抹大拉的瑪麗亞》也同時被延期至2018年3月底上映,這注定了韋恩斯坦公司將無緣明年奧斯卡的爭奪。

    據《福布斯》報道,2010年韋恩斯坦公司因為負債抵押了一半的電影版權,何時能贖回資產管理公司和保險公司持有的200部電影版權尚不得而知,《燃情主廚》、《金礦》和《狂熱郁金香》幾個項目都處于資產負債情況,其財務出現了不小的問題。

    關注奧斯卡近年戰況明顯能注意到,這并非是韋恩斯坦今年流年不利,其最近五六年來的奧斯卡戰績一直都在下滑。

    數娛夢工廠整理了2010年以來韋恩斯坦發行的作品和在奧斯卡上的提名獲獎表現,可以看到表現明顯下滑。2010年和2011年時,韋恩斯坦還處在高峰期,單屆的提名數量可以達到20個,每年往往有三四個種子選手參戰,而從2012年開始就明顯下滑,到最近兩年提名數量已經縮減到了2010年的三分之一不到。

    與此同時,提名的命中率也越來越低。2012年獲得十多項提名的兩部影片《烏云背后的幸福線》和《被解救的姜戈》最終只斬獲了個位數,而從2013年開始更是連續出現了單屆只有一座獎杯的低迷業績。而到了去年,入圍六個提名的《雄獅》甚至顆粒無收。

    這與往年的輝煌戰績相去甚遠。

    早在米拉麥克斯年代,韋恩斯坦就已經在奧斯卡上成為了重要一員。作為韋恩斯坦國際影業的前身,米拉麥克斯由韋恩斯坦兄弟于1979年成立,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在獨立制片業領域成績斐然。

    據統計,哈維·韋恩斯坦出品制作的電影迄今為止獲得了超過300多座奧斯卡小金人,獲得最終獎項的次數更是達到了70多次,可謂是奧斯卡當仁不讓的主宰者。

    最值得一提的便是1998年奧斯卡。韋恩斯坦不但讓自家影片《莎翁情史》的硬廣鋪天蓋地,同時邀請評委們參加一切免費的各色酒會,舉辦各種各樣明星出席的私人放映以及買斷多個娛樂媒體專欄密集報道自己的影片。與此同時,也傳出消息他雇傭了專業“水軍”全城抹黑競爭對手《拯救大兵瑞恩》,最終《莎翁情史》一舉奪得最佳影片,主演格溫妮斯·帕特洛也意外拿下了最佳女主角,至今仍然被影迷廣泛認為是“奧斯卡史上最大冤案”。

    有數據稱,1998年前后一般獨立電影的奧斯卡公關費用大概在25萬美元,大制片廠一部影片的公關費約為200萬美元,而韋恩斯坦為《莎翁情史》砸下了500萬美元。

    這一過程中,也出現了不少違規操作,如邀請重要評委參加派對,也包括電話轟炸評委推薦影片和使用不光彩手段抹黑競爭影片。在2002年奧斯卡時,韋恩斯坦就大力宣傳競爭對手《美麗心靈》對著名數學家約翰·納什角色的描述失實,以此來提升反對的聲音。

    相比于十多年前韋恩斯坦憑借超強公關手段穩拿奧斯卡的巔峰時段,回顧最近幾屆的奧斯卡,小成本獨立電影公司和互聯網公司的異軍突起,顯然使奧斯卡有了一番新景象。

    好萊塢新勢力進入奧斯卡公關戰

    “有缺陷的知名史實人物傳記”是韋恩斯坦爭戰奧斯卡作品的突出特征,然而這類“流水線”式的作品近年來已經對評委失效了。

    從2013年的85屆奧斯卡開始,這種情況非常明顯。《白宮管家》和《弗魯特維爾車站》在奧斯卡提名中就一無所獲,《八月:奧色治郡》獲得最佳女主、女配兩項提名,《曼德拉傳:漫漫自由路》獲得最佳歌曲提名;《菲洛梅娜》獲得最佳影片、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女主角和最佳電影配樂四項提名。最后,除了爆冷獲得最佳紀錄片的《離巨星二十尺》外,韋恩斯坦顆粒無收,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而2014年的86屆奧斯卡舉例,韋恩斯坦公司僅憑借充滿“奧斯卡品相”的準命題電影《模仿游戲》風光拿下了八項提名,但最終只拿到了最佳改編劇本獎。這部電影盡管改編自史實,主角是具有缺陷的歷史名人,影片整體制作工整,但卻因太標準的“申奧片”賣相在頒獎季引發了爭議,最終失去了評委的青睞。

    而就在此時,一些業外資本正在積極地進入獨立電影領域。互聯網公司正在積極尋求優質內容,作為行業新人,他們不僅資本雄厚,對內容也有更大的包容性。

    在今年的第89屆奧斯卡頒獎禮上,流媒體平臺Netflix和亞馬遜都首次捧回奧斯卡小金人,創造了互聯網公司贏得奧斯卡獎的歷史。

    其中,亞馬遜參與投資的《海邊的曼徹斯特》拿下最佳男主角、最佳原創劇本。《推銷員》拿下最佳外語片,而Netflix參與的《白頭盔》拿下最佳紀錄短片。

    要知道,亞馬遜是以1000萬美元的代價拿下了《海邊的曼徹斯特》,這是當年圣丹斯電影節上第二高價售出的電影。而相對固定的套路和財務上的壓力正在讓韋恩斯坦逐漸失去那些優質項目。

    《海邊的曼徹斯特》在全球的票房已經收獲7000多萬美元,并且已在5月份上線亞馬遜流媒體平臺,對亞馬遜而言可以說是一次名利雙收的投資。

    另一家互聯網公司Netflix則在紀錄片方面取得了成功。2014年的《埃及廣場》獲得當年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提名,2016年《發生什么了,西蒙妮小姐?》和《燃燒的冬天:烏克蘭為自由而戰》再次提名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2017年,《第十三修正案》提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白頭盔》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然而,這類紀錄片往往并非韋恩斯坦所愛的題材。

    更多的玩家將加入戰場。蘋果今年正式進軍原創內容,其今年計劃投入10億美元用于收購內容。就在上周,蘋果剛剛宣布簽下斯皮爾伯格的新劇。按照亞馬遜和Netflix“先劇后影”的路徑,蘋果未來也同樣可能進入到電影領域。

    《紙牌屋》和《社交網絡》制片人Dana Brunetti曾預言,未來硅谷將在各個方面取代好萊塢。美國投資銀行派杰公司前分析師、目前在風投公司工作的Andrew Murphy甚至預測,蘋果公司未來五年將獲得一個奧斯卡獎項。

    Netflix在內容上的年投入已經增長到70億美元水平,該數字可能在五年后達到100億美元。如今蘋果也已經開始在試水原創內容,而5年后,蘋果在節目內容的支出也可能達到同樣的水平。

    來源:數娛夢工廠 

白小姐高手论坛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