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46g模板大全 > 娛樂資訊 > 正文

不再讓觀眾激動的超級英雄電影, 怎么辦

發布時間:2017-12-06

      《正義聯盟》全靠“神奇女俠”的人設撐起了一點門面。圖為該片劇照。

      ■本報首席記者 柳青

      截至目前,不被評論界看好的好萊塢超級英雄大片《正義聯盟》在中國市場累計票房5.8億元,這個數字并不比《雷神3:諸神黃昏》差太多,后者比前者多上映兩周,累計票房7.4億元。兩部電影分屬好萊塢漫畫改編電影的兩個大戶———DC和漫威,這些年看似漫威電影強勢,坊間議論紛紛“為什么DC總是輸一籌”,其實這個命題未必成立。

      在“超級英雄片”這個好萊塢的主流電影類型屢屢不能沖破瓶頸的當下,DC和漫威這對“死對頭”更像難兄難弟,“英雄譜系”野蠻擴張,主角們一次次解決宇宙級別的危機,卻對人間電影市場的頑癥束手無策:超級大片越來越不能激起人們的熱情,怎么救?

      因為視覺奇觀破除了語言和文化的門檻,所以全世界電影市場需求量最高的,還是販賣視覺奇觀的超級大片。技術發展和資本投入的增長,決定了漫畫題材成為視覺大片的重要素材,在當下以及可以預見的短期未來,超級英雄片是好萊塢大制作的重點。觀眾受不了? 忍著。

      今年一年里,漫威電影有三部,《銀河護衛隊2》《蜘蛛俠:英雄歸來》和最近的《雷神3》,DC電影有兩部,《正義聯盟》和《神奇女俠》。以及更多的“英雄家族成員”在路上,明年,漫威將推出《復仇者聯盟3》和《黑豹》,DC有《海神》,隨著“續集”“新開人物列傳”和“英雄混戰”如滾雪球般膨脹,兩家的超級英雄出場排期都排到2020年以后。大電影拍成連續劇,熱鬧背后的秘密是好萊塢電影制作工業品質不斷升級和敘事能力不匹配之間的矛盾。

      《正義聯盟》上映以來,正面評論幾乎為零,它雖不是爛片,可是太乏味了。借用一位英國影評人的調侃,“蝙蝠俠自嘲‘我的超能力是有錢’,這是網友用濫的段子,編劇還好意思放到電影里?”幸而有個神奇女俠,讓影片免于在差評的泥淖里滅頂。DC今年的兩部電影,全靠“神奇女俠”的人設撐起了一點門面。這個角色獲得的認可度,很大程度是因為“女性主義”這個時代話題的介入,以及隨之而來的觀眾情感代入。正所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偶像”,神奇女俠的“大女主”設定,以及扮演者既悍又美的外形,讓她超越了“超級英雄”的主角身份,成為這個時代的精神偶像。塑造一個符合時代訴求的主角作為電影產品的核心競爭力,這是好萊塢超級大制作在有限套路里的重要策略。DC回應“女性發聲、兩性平等”的時代潮流,漫威作為對應開拍了 《黑豹》,樹“族裔平等”的姿態,“黑豹”有可能是主流大制作里的第一個黑人男性主角。

      比起《正義聯盟》里上天下海的群魔亂舞,《神奇女俠》有一點“保守”的優點:影片選擇了“一戰”作為具體的時代背景,試圖把女主角擱置在時代的脈絡中,獲得歷史感的分量。但是這種美好的意圖沒有轉化成古典意義的“敘事”或“戲劇”,歷史背景成為功能性的標簽,是實現視聽奇觀的必要條件,最終,歷史碎片和話題、噱頭一起成為影片雞尾酒配方的一部分。

      古典意義上劇作邏輯的缺席,是眼下的DC和漫威電影共享的頑疾。“神奇女俠”和早幾年的“美國隊長”構成一對微妙的對照。這兩個角色的漫畫原作都是指涉戰時年代的經典,電影改編都保留了“歷史”的映射。“美國隊長”系列仍遵循老派的戲劇原則,確保人物的成長和命運在戲劇的張力下伸展,觀眾對角色的“價值認同”根植于這種戲劇性。這一點,到了《神奇女俠》里被消解了,至少顯得粗疏馬虎。神奇女俠目前享受著這個角色設定的天然紅利,但這份紅利可以持續多久?

      “話題+噱頭+歷史/流行文化碎片”的雞尾酒配方不是《神奇女俠》的原創,這種“段子組裝大片”的策略最初來自漫威的《銀河護衛隊》,經《銀河護衛隊2》《復仇者聯盟》《奇異博士》和《死侍》等,到《雷神3》 時,“段子大片”從創新固定為套路。《銀河護衛隊》尚且可以視作超級英雄大片和B級片混搭的一種實驗,有它“拍案驚奇”的一面,到了《雷神3》,“段子”機靈的光環褪去,露出它乏力的一面:頻繁的逗笑并不能制造觀眾對角色的命運認同,應激的笑容不能產生深層的情感代入。

      漫威、以及步漫威后塵的DC,在電影制作中遵循的一種取巧的商業邏輯,即電影資本“大一統”的野心:一個角色、一部作品、一個系列的成功,都不夠,要讓作品/角色平行構建起一個“電影宇宙”的奇觀。《雷神3》和《正義聯盟》,以及明年上映的《復仇聯盟3》在感情上滿足了粉絲狂歡的心理需求,但“關公戰秦瓊”的荒誕敘事不可能構建一套邏輯完整的戲劇,只能靠段子縫縫補補。而伸展到單線主角的“個人列傳”里,當創作者發現“塑造人物情感邏輯”的難題可以用段子來搪塞、并且段子能帶來不菲的票房回報時,創作者索性從這個難題前逃逸了。

      在以視覺奇觀為賣點的商業大片里,我們為什么要糾結“賣人設”“賣段子”和“賣故事”的差別? 因為當敘事從戲劇降格為段子,一部電影的作為就只剩下視覺概念。段子手即便成全了天馬行空的視聽想象力,但脫離了戲劇情境的視覺奇觀,不過是一堆概念圖。

白小姐高手论坛网址